云知声终止IPO:被指“造假”,持续亏损7.9亿

2021-02-23 网络
浏览
[人工智能]云知声终止IPO:被指“造假”,持续亏损7.9亿

2月19日,上交所公布公告称,终止对云知声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云知声”)首次公然刊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审核的决议。

云知声对此回应,是出于公司战略生长因素思量,未来会适时思量重启IPO的推进。

招股书显示,云知声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为企业和用户提供智能语音手艺和综合解决方案的人工智能企业,2020年11月向上交所递交了招股书,冲刺科创板“AI语音第一股”的桂冠。

01

市场份额数据被指“造假”

受手艺突破和政策支持双重利好影响,人工智能行业成为市场追捧的热门,而智能语音作为人工智能的主要偏向和手艺制高点,市场竞争较为猛烈。

云知声在招股书中着重提及了自身在手艺研发上的高投入,2017-2020年上半年累计研发投入占累计营业收入的比重为107.40%,并强调“研发用度投入占比高于同行业水平”。

云知声示意,自身“依附先进的手艺、优良的产物和卓越的客户服务能力,获得了行业内众多客户的高度认可,市场份额位列第一”,语音病历和家电智能语音模组领域的市场占有率均达70%。

而这一表述均遭到科大讯飞的公然质疑。

在云知声递交招股书一个月后,科大讯飞在深交所互动交易平台上直指其“语音电子病历市场”份额数据造假,从笼罩医院数目、收入、公/私有云三个方面佐证其表述严重失实。

当天,针对云知声所称的“家电语音应用市场”份额,科大讯飞也以为“数据也完全不符合事实”,“无论从出货量照样收入规模来说,现在云知声在家电语音应用领域的份额都不到科大讯飞的十分之一。”

凭据艾媒咨询当月公布的《2020上半年中国人工智能产业专题研究报告》,语音手艺赛道多数企业同时生长语音识别及自然语言处置手艺为焦点营业领域。其中,科大讯飞的综合实力和发展能力远超同业竞争者,独占第一梯队,云知声仅次于科大讯飞,位于第二梯队。

此外,相较于科大讯飞2020年上半年营收43.49亿元,净利润2.58亿元,云知声“连续大幅亏损,且预计短期内仍无法实现盈利,未填补亏损将连续扩大”。

02

连续多年大幅亏损,短期仍无法盈利

凭据招股书,云知声2017年—2020年上半年营收分别为0.61亿元、1.96亿元、2.19亿元、0.84亿元,净亏损分别为1.77亿元、2.29亿元、3.17亿元、1.1亿元。

除营业规模小、亏损规模大外,云知声主营营业毛利率也低于科大讯飞与行业均值。云知声示意,毛利率水平仍面临进一步的颠簸,进而导致盈利能力稳固性在一定程度上被削弱。

云知声在招股书中提到,其“焦点手艺的商业化探索仍在连续举行”“预计在短期内仍无法实现盈利”。无法盈利或连续亏损,将造成其现金流重要,损害其继续谋划的能力。

云知声认可,自成立以来的营业运营已花费大量资金,完成科创板首次公然刊行并上市前,营运资金需求主要依赖于外部融资。

此次冲刺IPO,云知声设计募资规模约9.12亿元,用于投入人工智能手艺中台建设、面向物联网边缘盘算的人工智能芯片研发平台建设、基于人工智能手艺的智慧医院解决方案建设等项目。

云知声示意,如无法在未来一定期间内盈利以取得或筹措到足够资金以维持足够的营运资金,将对公司资金状态、研发投入、营业拓展等方面造成晦气影响。此外,商业设计及营业生长目的可能会被推迟甚至作废。

同时,云知声上市存在的风险因素,还包罗“控股股东所持股份存在诉讼纠纷的风险”。

03

与前首席营销官纠纷待解

云知声在招股书中示意,“通过有竞争力的薪酬激励系统和股权激励设计,保证焦点人才连续稳固,通过内部培育连系外部引进的方式,不停充实公司的人才队伍。”

而公然报道显示,云知声与其前CMO关于股权纠纷仍未解决,同时面临治理团队在2020年上半年更改的局势,加剧内部治理风险。

2013年4月1日,陆勇毅加入云知声介入创业,担任CMO一职,被授予3%原始股份。在两轮增资及部门股权出售后,陆勇毅股权比例稀释至1.6635%。

2016年4月,在陆勇毅不知情的情况下,代持其所有股权的云思尚德,将所持相当于云知声37.26%股权无偿转让给云思尚义。云知声公司未对陆勇毅股权的代持做出响应放置,使陆勇毅现实持有的股权存在被非法侵占的风险。

2017年,陆勇毅将云知声起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请求股东资格,一审确认了陆勇毅的股东资格。云知声提起上诉,法院驳回陆勇毅股东资格确认的诉讼请求。

至此,纠纷并未竣事。

2020年6月2日,陆勇毅配偶杨雪将云思尚义、黄伟、云思尚德起诉至滨海法院,后被驳回所有诉讼请求。2020年8月31日,杨雪对上述讯断效果向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现在尚无定论。

深陷纠纷的云知声,面临高管更改问题,2020上半年治理人员数目较2019年少了6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