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上云”,图什么?

2021-06-11 网络
浏览
[人工智能]字节跳动“上云”,图什么?

如火如荼的中国云盘算市场,似乎即将迎来一位新玩家——继阿里、腾讯之后,新晋互联网巨头字节跳动也最先了它在公有云赛道上的长跑。

凭证晚点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火山引擎部门将在今年9-10月正式公布包罗盘算、存储和网络的云盘算laaS(Infrastructure as a Service,基础设施即服务)服务。据报道,该将交由字节跳动旗下容器云服务商“才云科技”首创人张鑫卖力,向现火山引擎总司理谭待汇报。另外,字节跳动还设计在上海、深圳等地确立大型数据中央,用于对外提供laaS服务。

字节跳动“上云”,图什么?

有关于字节跳动进军云盘算的听说和迹象,已经不是第一次泛起在众人眼前了。

早在2019年7月,字节跳动就提交了名为“字节云”的商标申请。从天眼查信息可知,这一商标包罗社会服务、科学仪器、教育娱乐、社会服务平分类,现在状态仍显示为“未果然”。

此外,名为bytecloud.com的商标也已经在工信部完成立案,立案主体为字节跳动的全资子公司——北京飞书科技有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字节跳动还拥有另外两个域名:cloud.bytedance.com以及larkcloud.com,而这两个域名都指向一个名为“轻服务”的网站。从形貌来看,这个网站提供页面托管、数据存储等服务,属于北京火山引擎科技有限公司。

同时,字节跳动也在去年于各大招聘平台上线了云盘算相关招聘需求,岗位到达数十个之多,包罗私有云架构师、laaS解决方案工程师等。一位接触过字节跳动招聘需求的求职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示意,字节跳动的云营业“不像是对内营业”,且“大部门岗位具有对外特征”。

今年5月24日,字节跳动做出了或许是确立以来最重大的决议——与相助多年的同伴阿里云做切割,终止在其服务器上存储数据的生意。这被多数人以为是它进军云盘算的先兆。

看上去,字节跳动在这条赛道上的刻意已定,那么它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和大部门人的认知差异,字节跳动并非完全的云营业新人,它只是较少涉足偏向底层的laaS服务——在PaaS(Platform as a Service,平台即服务)和SaaS(Software-as-a-Service,软件即服务)方面,字节跳动累积了不少履历。例如其基于SaaS的企业办公软件飞书,以及另一项SaaS服务“灵驹”(ByteAir),两款产物划分对标阿里旗下钉钉和百度智能推荐。

现在,市场上大多数SaaS服务都有着来自统一系统下底层基础设施的强力配合,例如钉钉就能获得来自阿里云的云服务器支援,而百度智能推荐背后则是百度云。显然,这种模式能够使企业在云服务方面的商业模式加倍完整,对于想在SaaS上分一杯羹的字节跳动来说,laaS是它不得不进军的偏向——纵然这条路上充满荆棘。

公有云这块蛋糕,好啃吗?

最初接触laaS时,大多数人可能会以为它是一门极为赚钱的生意。以亚马逊的AWS为例,其营业收入高达453.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896.23亿元),在全球排名第三的谷歌云,其同期的营业收入也到达130.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33亿元)。

细分到海内,公有云市场规模依旧在不停增进。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停止2019年,中国公有云市场规模到达689.3亿元,同比增进57.6%。

但差异于其他行业,laaS绝非一门简朴生意,在获取回报前,它还需要大量资源开支以及研发投入的积累,像是亚马逊、阿里和腾讯,它们手中的服务器数目经由十数年积累,现在都到达了百万级别,这是字节跳动短时间内难以追上的。

以是我们可以看到,当下全球公有云市场名目异常稳固——亚马逊、微软、谷歌以及阿里占有行业top4的职位已经数年之久,依旧没人能够摇动它们的职位。

在海内,这一名目虽然有所转变,但行业头部选手的统治职位依旧异常显著。

数据显示,停止2019年,阿里云、天翼云、腾讯云占有了海内公有云laaS市场份额前三,所占份额划分为36.70%、12.80%和11.40%。华为云、光环新网则位于第二梯队,市场占有率合计为14.80%。按此盘算,这五名玩家合计占有了75.7%的市场份额,行业集中度极高。

在字节跳动之前,并非没有巨头实验挑战过这一名目,但它们的了局多以惨败收场。典型的例子是美团云——曾经意气风发想要“以手艺突破界线”的它,在2017年后就一再陷入员工去职、掌门人“跑路”的风浪之中,最终在2020年3月被关闭。而险些是在统一时间,苏宁旗下苏宁云商城也宣布住手销售服务,并在4月30日正式住手运营。

一位云盘算从业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示意,现在云盘算市场客户正加速流向头部玩家,新入局者想要再分到一杯羹很难。“早期那些巨头做云营业除了拼资源、拼手艺和拼服务之外,最大的优势就是它们处在互联网的增耐久,能找到许多企业客户。现在市场基本都固化了,新人能拿到的增量除了大型企业就只有政府客户,但政企市场上也是狼多肉少。”

字节跳动的下一个增进点在那里?

话虽云云,但找到一个全新的增进点仍是字节跳动不得不做的事——在它引以为豪的广告变现模式触及天花板之前,对新营业的探索是极为需要的。

在字节跳动的收入结构中,广告占有了很大一部门,而广告收入则泉源于它旗下的种种内容聚合平台,除开“三板斧”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外,皮皮虾、懂车帝等App也属于此列。这些平台依仗字节跳动壮大的推荐算法,在延续吸引大批用户的同时,也以信息流广告等方式举行着高效的商业变现。可以说,只要用户们还抱着对碎片化资讯(新闻、段子、小视频、短视频)的盼望,字节跳动就很难陷入亏损,这是不争的事实。

此外,字节跳动尚有电商这一变现方式,但由于生长时间不长,其仍然很难肩负起字节跳动变现的重责大任——对比来看,抖音电商在2020年的GMV到达了5000亿元,而同期阿里GMY为7万亿,京东则为2.61万亿,抖音在量级上仍和三者有不小的差距。同时,抖音电商还面临着货物和供应链微弱的问题,要彻底解决这些问题可不只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现在来看,字节跳动仍需要依赖广告变现营业缔造营收,而这项营业的生长远景,与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拳头产物”的用户增进能力不无关系。然而,这些拳头产物的用户数目既然已经增进到了云云重大的境界(一个例子是,抖音2020年日活用户数目已经跨越6亿),还要面临快手、B站等对手的竞争,那么再保持高速增进就会变得很难。

要避开主营营业的增进天花板,字节跳动只有两条路可走——延续优化自身的广告变现效率,或者延续开拓新营业,找到另一条增进曲线。

以是我们能看到,字节跳动在2019年就加速了投资脚步,时下热门的赛道险些被它投了个遍——人工智能、机械人、新能源汽车、教育、新消费、电商、医疗等。而且,字节跳动已经先行进入了其中几条赛道,并以它一向的高抬高打、多头并进手段最先扩张。

然而,字节跳动还远远没有生长到投资哪个领域就一定会胜利的水平,仔细考察它现在在主营业外的赛道,能够称得上是乐成的产物真的是寥若晨星,失败的例子却许多。

多闪和飞聊没能打赢微信和QQ,悟空问答和微头条也无法彻底取代知乎,前者甚至还落得了关停的下场。在线办公市场仍由钉钉占着大头,飞书也只有在张一鸣拿它来指斥员工的时刻才有了那么点存在感。“才露尖尖角”的小荷简直还不能妄下定论,但谁知道它会不会被京东康健和阿里康健湮没在时代浪潮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