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揭秘!富士康与拜腾股东们的博弈

2021-01-13 网络
浏览
[汽车新闻]独家揭秘!富士康与拜腾股东们的博弈 独家揭秘!富士康与拜腾股东们的博弈

  [[汽车新闻] 行业]  富士康脱手,但拜腾还没有平安着陆。投资整车,富士康手上有三个选择,拜腾只是其中一个。在宣布与拜腾友好关系之前,富士康的互助名单上,已经有了菲亚特克莱斯勒团体(FCA)和裕隆汽车团体。能不能顺遂落地互助,富士康和拜腾股东们还要举行一番博弈。

01
拜腾的救命钱,来了?

  拜腾的故事都不生疏。烧光84亿元,毕福康、戴雷两位外籍CEO先后去职,留下一款靠近量产的观点车拜腾M-Byte、一座电动车工厂、一张造车资质,以及一地鸡毛。

  2020年7月,拜腾宣布暂停中国内地营业运营,仅保留小部分岗位维持基本运转。

  两个月后,股东们将公司一拆为二,拜腾汽车和盛腾汽车,前者聚焦车辆生产、市场销售,后者则聚焦于车辆、平台研发。

  拆分之后,拜腾汽车再度陷入缄默。

  一位员工向车市物语透露,盛腾汽车建立之后,项目基本没有任何推进。焦点问题在于,股东们不努力。不想负担责任,又不愿放弃权力,多方利益博弈,一度陷入僵持状态。

  项目主要依赖以丁清芬为主的治理团队推动,找钱、找资源。作为拜腾汽车的联席CEO,丁清芬给团队最大的惊喜,就是找回了富士康。

  富士康是拜腾的一个寄托。然则,与富士康的互助,现在情形并不晴朗。从互助条款来看,富士康仅称支持拜腾量产M-Byte,对于给钱一事,缄口不提。

  富士康不着急给钱,但拜腾缺钱。老股东、供应商,以及数百名待岗去职的员工,都在守候一个说法。

  一身债务,人才流失,没有渠道系统,更没有像蔚来、理想一样,能够强力推动造车项现在进的灵魂人物。选择拜腾,富士康看重什么?

  这还得从富士康造车初心提及。

02
成为汽车界安卓?富士康没有显著优势

  以“代工”闻名全球的富士康,正在试图撕下这一标签,转型工业互联网是富士康的下一站。

  鸿海周详是富士康母公司。在鸿海周详的商业系统中,有多家上市企业,而最能代表其转型偏向的正是富士康。

  鸿海周详在富士康上市时就曾示意,后者将推动其加速转型成为大数据导向、AI剖析驱动以及机器人运作为基础的工业互联网企业。

  在转型的路上,富士康还想顺便卡位智能汽车风口,并期待汽车制造能成为其营业转型的手艺出口。

  2020年10月,鸿海周详董事长刘杨伟宣布,富士康将进军电动车领域。目的是在5年后抢占10%的电动车市场。同时示意,富士康不会打造自己的汽车品牌。

  他注释称,“特斯拉是电动汽车中的iPhone,我们希望能成为电动汽车的安卓。”简而言之,富士康要打造一个开放式的软硬件平台。他把这个平台命名为MIH电动车开放平台。

  要做“汽车界安卓”的企业并不少,百度、华为都是富士康的潜在竞争者。相比之下,富士康并没有显著优势。

  只管富士康在汽车领域的筹谋有15年之久,而此前的投资结构,换回的只是一些边缘履历。尤其是在车联网、自动驾驶的“软实力”方面,相比BATH,富士康还没有表现出竞争力。

  2005年,富士康收购安泰电业,以此切入汽车产业,后续结构主要围绕汽车电子睁开。虽然打入特斯拉、奔腾、宝马等供应链,但营业范围对照局限。

  随着新能源汽车观点的兴起,富士康也实验涉足电动车领域,几回探索都不算乐成。

  2014年,富士康曾设计依托子公司锂科科技,在安徽安庆制作一座电池工厂,但新闻披露之后便没了下文。

  2015年,富士康与腾讯、协调汽车一起高调打造协调富腾,设计入局整车制造,同样也是刚出生不久便夭折。

  协调富腾破产后,富士康在汽车圈的结构变得加倍守旧,主要以投资形式介入,先后投资了滴滴出行、宁德时代和小鹏汽车。

配备一体式大屏 飞跃T55内饰图曝光

  从投资标的来看,富士康的眼光不错,前两家企业是各自细分市场的龙头,后一家企业也乐成上岸纽交所。

  但这些结构能够支持富士康成为“汽车界安卓”吗?

  谜底是否认的,岂论“硬实力”整车制造,照样“软实力”车联网、自动驾驶,富士康都与潜在竞争对手存在差距。

  从汽车代工做起,对富士康来讲,可能是更靠谱的选择。

  知情人士透露,现在来看,富士康感兴趣的,正是拜腾的产物和产线。丁清芬此前也示意,设计将盛腾汽车装进拜腾汽车,通过一体化形式与富士康互助。

03
代工苹果汽车?不懂整车制造know-how

  不久前,苹果造车的听说有了实锤,众多料想也接踵而至。有关富士康的料想,就是其能否依附代工苹果手机的优势,近水楼台,继续代工苹果汽车?

  苹果没有明确亮相,但在汽车代工这条路上,富士康潜在竞争对手并不少,最显著能看到的就有两家:麦格纳和比亚迪。相比富士康围绕零部件打转,这两家企业都具备整车制造履历,而且另有了乐成的代工案例。

  麦格纳的呼声最高,这家企业有几十年的代工历史,已经代工生产跨越300万辆汽车产物,涉及车型包罗奔腾G级、宝马5系、捷豹I-PACE和捷豹E-PACE等。

  比亚迪是汽车代工的“后起之秀”,与滴滴互助生产的定制化网约车D1,已经正式量产,现在正在湖南长沙投放运营。

  在电子产物代工营业上,比亚迪就是富士康的有力对手,已经逐渐成为仅次于富士康的全球第二大代工厂,甚至打入苹果产物供应链,拿下过新款iPad的代工订单。

  近期,又有新闻传出,苹果设计与韩国现代汽车互助,合资建立电动车工厂。

  没有整车制造履历,岂论是代工苹果,照样自建汽车生态,对富士康来讲都是一道绕不过去的坎。

  2020年最先,富士康最先迫切寻找整车互助伙伴。

  2020年1月,鸿海周详宣布与FCA建立合资公司,直接或间接持股50%。合资公司设计于2021年头正式建立,在中国市场研发、生产纯电动汽车。

  2020年2月,鸿海周详又宣布与台湾最大的汽车制造商裕隆汽车互助,设计配合投资155.76 亿元新台币,开发电动汽车。其中,鸿海周详占股51%,裕隆汽车占股49%。

  这两项互助来看,或许是受到FCA与PSA重组事宜影响,前者现在没有任何希望;后者情形稍好一些,上文提及的MIH开放电动车平台,就是基于双方互助推出的。

  拜腾是富士康公然名单上的第三家。

  从三家企业的状态来看,富士康挑选的互助伙伴,都不是强势型车企。而且,早年两家持股比例也能看出,富士康只想持有一半的股权比例。

  这也对照容易明白,究竟对于卖车,富士康不善于也不感兴趣。富士康的焦点诉求,只想通过互助方式,获得整车制造的know-how。

  那么,富士康对拜腾的期待也就异常清晰了。

  很大程度上,富士康可能也只希望持有拜腾汽车一半股权。而拜腾现在还面临着债务问题杂乱、股东权益不清等问题。

  “扫除清洁屋子再宴客”,在这些问题没有解决之前,富士康不可能贸然入局。

  富士康的到来,给拜腾提了一口气。下一步,就要看富士康与拜腾股东们的博弈了。有新闻透露,“框架协议签署一周内,已有10多位富士康职员入驻拜腾”。

  现在,拜腾汽车已启动新一轮融资。对外公然表述称:“新一轮融资将以债转股的方式,由拜腾汽车现股东优先认领。若是现股东无人认领,则再追求外部投资人的融资。”

『拜腾M-Byte』

04
写在最后

  不止富士康,越来越多的科技公司,最先接纳与车企深度绑定的方式互助。前有阿里和上汽合资造车,后有百度与吉祥联手。业内预判,华为也很可能会被动造车。

  阿里、百度宣布造车再一次证实,只做软件无法击穿汽车产物,越来越多的企业会接纳软硬件一体可控模式结构汽车领域。

  科技公司与车企的互助,已经开启新一个阶段。此前,这些企业主要是围绕车载系统互助,现在来看,已经将互助深入到整车层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