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调、耐劳、自认“不红”,凭啥占C位大出风头?

2020-06-16 网络
浏览
[娱乐新闻]

原标题:低调、受苦、自认“不红”,凭啥占C位大出风头?

文/小k

“披荆斩棘的姐姐”终究开播了!一残局便赢得了满堂喝彩,豆瓣评分也取得了8.6的高分。

节目才播出两集,最受观众喜好的女艺人还没一定。

但!在节目中最受女艺人迎接的演员,必定是万茜无疑了。

看姐姐mm们种种花式展示对万茜的喜好:

金莎更是化身成追星达人,在被问到想和谁成团时,绝不犹豫地说:“万茜!” 见到真人后,不由得冲动心境,兴奋地求拥抱。

万茜在台上的扮演虽然出了过失,但台下的金莎照旧闪着星星眼,满脸都写着“自满”两个字,铆足了力用力拍手,把“小迷妹”三个字表现得极尽描摹。

不光是女明星们喜好万茜,翻开社交平台,“内娱第一金瓜”很有存在感。

金瓜,意为帅气、极端有魅力,能吸收同性眼光和喜好的女性。

果不其然,点开热搜大略一看,满屏都是扯着嗓子喊“老公”了......

万茜为何能取得这么多人的喜好?

就像平静说的:“这个演员跟他人长得不一样。” 节目里,万茜清凉、干净利落的气质,规矩制止的身体语言,和坦诚不造作的言语都异常吸收世人的眼光亲睦感。

但最主要的缘由,照样万茜作为演员的本职事情做得精彩。

出生于1982年的万茜,2004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扮演系本科。

2002年,出演个人首部电视剧《金锁记》,从而正式进入演艺界。

她酷爱扮演,为了影戏《柳如是》的一个片断,万茜提早半年便入手下手苦学古琴和昆曲,还细致地研读国粹巨匠陈寅恪所著的《柳如是别传》,翻阅相干史料。

影评人李星文评价这部影戏:“很好的把握住了柳如是的精神内蕴和离乱之相”,并赞美万茜“扬眉和拂衣间有难过的头巾气”。

虽然演技遭到一定,但万茜却一向不怎么“红”。

在《披荆斩棘的姐姐》播出前,很多观众都是处于“熟习这个演员的脸,但不晓得她叫什么名字”的阶段。事实上,出道16年,万茜演出过很多热剧:

《裸婚时代》,《好教师》,《你好,疯子》等等。但一向缺乏充足的关注度。

这个出生于湖南益阳的女生,从小就性情顽强。

她认可:“(做错了事)我会认错,但下次还会继承做。” 就像小时候,她被父亲教训过无数次不准在墙上画画,可照样会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趁大人不注意,在墙上继承“创作”。

“没办法,我当时迥殊喜好在墙上画画的那种顺滑感。”

,

娱乐圈主要为大家提供,实时快速的娱乐新闻,让娱乐消息快速到到手,在娱乐八卦中快速发言评论,支持自己喜欢的人物;其中包含明星娱乐,体育娱乐等有关娱乐、综艺相关的新闻资讯,实时热点在手掌握,让您的娱乐圈消息转起来。还有更多新闻内容尽在秀羞科技。

,

大概就是由于这类倔劲,她能够轻松地回覆“作为一位不红的演员是种怎样的体验?”这个问题,以为本身是一位“不红的资深演员”。

笔墨里当然有些许不甘,但更多的是安然和自由,以至于有些小自满:“我能够演质量不错的戏,但我也能够享用寻常人的小日子。”

但不管职业生涯怎样沉浮,她从来没有丢掉作为演员的对峙和妄想,一向对峙演员要用好作品措辞。

万茜确实做到了。

2014年,她依附影戏《军中乐土》取得第51届台湾影戏金马奖“最好女配角” 。

2018年因电视剧《猎场》中“熊芳华”一角入围第24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好女配角”。

在对脚本的选择权增大后,万茜入手下手更注重本身作品的社会性,体贴和庇护女性的社会权益。这是一个好演员越发成熟的标志。

奖项亲睦口碑都不缺,但万茜照样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低折衷朴实作风。

由于忧郁观众太甚相识演员的私自生活,因而对角色发生打击,她很少列入综艺。

这一次列入《披荆斩棘的姐姐》,她也异常坦白,直言由于新冠疫情,很多剧组推延开机,这是特别时代作育的节目。“能在一同都是缘分。”

另一个参演缘由,就是万茜希望能经由过程这个节目,去突破本身早已构成的扮演形式。

而脱离事情环境,万茜对一样平常生活的酷爱几乎绝不掩饰。

从这一点来看,她对本身的“不红”彷佛还抱着光荣的心态。恰是由于不红,她能够恣意享用寻常生活和时候带给她的五味体验。再用这类踏在地上的生活体验去明白和解释角色。

攀岩,射箭、画画、弹吉他,以至学手机贴膜,万茜能够把清淡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将事情以外有限的精神和注意力,专注竖立本身的内涵天下。

她也和很多年轻人一样,爱打魔兽,开顽笑说她妄想着过“咸鱼”生活。但很快又笑着摇头:“但照样要经由过程本身的勤奋去赢利,这才放心。”

虽然万茜是被经纪人“逼着”上了综艺节目,自嘲:“什么也不会”,可照样会勤奋地为舞台做准备,勤练吉他弹唱,把指尖都磨破了皮。

在本身的扮演涌现过失后,带着歉意地认可:“我当时这一点(重唱)做得异常不对,彷佛对其他小姐姐不公平。”

还称本身的舞台首秀是“人生最为难的solo秀”。

万茜,本年38岁。

可她坚定地笑着说:“每个岁数的女生,都有她本身的魅力。我为何要否认本身已到了黄金时代呢。”

她回收本身过去的星途不顺,但对将来生长的野心,她也毫无讳言,以为: “我取得的任何东西都是对我的夸奖。”

而《披荆斩棘的姐姐》收视率和议论度云云炽热,不就是由于观众已看腻了阿谀奉承,虚伪可爱的锐意桥段。

现在,三十而立、举止高雅的姐姐们才是舞台中心刺眼的核心。返回搜狐,检察更多

责任编辑:

丁禹兮红了就飘?老搭档各种互动也不理,却对范丞丞献殷勤

当然这也是属于配角的“命运”,不过饰演白芨的演员刘书源并没有因为自己是配角就不关心这部剧,甚至宣传的频率比两个主演还要高。 丁禹兮选择和谁做朋友是他的自由,作为一个刚刚出圈半红不红的艺人,多和流…